您的位置: 雅安信息港 > 网络

走尸档案 第二十六章 掩埋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7:25

走尸档案 第二十六章 掩埋

这岩洞的结构,其实非常的简陋,可以看出人工的痕迹,但相当的粗糙。那种龙吟虎啸般的声音,时而响起,时而停下,越往前走,那种声音便越响亮。

就在我神经都紧绷成一条直线时,前方的黑暗中,突然传来了飒飒作响的声音。那声音其实并不响,但夹杂在龙吟般的声音中,却显得格外清晰,让人难易忽略。

正在我不明就里之际,光线的尽头处,突然又冲出来好几个黑影,我吓了一大跳,刚做出要反击的姿势,那几个黑影却从我身边一晃而过,竟然直接跑了。

那模样,不像是要伤害我,倒像是里面还有什么更恐怖的东西,在追它们似的。

跑出来的黑影越来越多。前前后后足有十多只,整个岩洞恢复了平静。我想到外面的杨名,不知道那些东西跑出去会不会伤害他。但眼下的情况,我也不可能在转回去。

我也只是个普通人,人都是自私的,在这种时候,孰轻孰重我还是分的清的,当下不去想杨名的事儿,是死是活,就看他的命了。相比之下,谭刃和周玄业的情况,才是我该关心的。

这岩洞越往前越宽,总共不过百来米,其实并不是很长,快要走到头时,我闻到了一阵浓烈的血腥味儿,紧接着,黑暗中亮起了一簇灯光,光柱和我的手电筒光交织在一起,瞬间我看到了对面打光的人,是谭刃。

他脸上全是血,手上的手套,也被鲜血给染红了,周围的地面上,全是那种黑色怪物的尸体,还有一些断手断脚。在他旁边站着的则是气喘吁吁的周玄业,周玄业身上的血更多,整张脸都是血淋淋的,手里持着司鬼剑,插在地上,黑暗中,**声相当清晰。

我别提多震惊了,看着情况也知道,这二人进了岩洞,封了那邪气的石羊,一路走到那些怪物的老巢里,大开杀戒,将那些怪物都吓的逃出去了。

对此我只想説两个字:牛逼!

不过看二人浑身浴血的情形,我也不确定他们受了多重的伤,连忙奔上去,道:“老板,你们没事吧?”

谭刃道:“你怎么来了?”

我看他説话中气十足的模样,便将自己的情况説了,谭刃闻言,将灯光一转,打到了岩洞的左侧,示意我看。顺着灯光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地方堆了一些黑乎乎的东西,乍一看分不出是什么,但我往前走了两步仔细一看,差diǎn儿没将吃进去的隔夜饭给吐出来。

原来那堆黑乎乎的东西,竟然是一堆变质的骨肉,里面还夹杂着各种布料,不远处还滚了个面皮而腐烂的人头。结合那布料的颜色和材质,我立刻知道这堆肉是什么玩意儿了。

如果没有猜测,这堆肉,应该就是那个女人的那四个同伴。

岩洞里的恶臭熏的人几乎要昏厥过去,我捂着嘴后退,嗓子眼如同被堵住了一样,一句话也説不出来。

这时,谭刃道:“之前我们追着那鬼火,一路跟到这个岩洞里,被那些怪物给袭击了。”这时,周玄业似乎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直起身体,将司鬼剑提在手中,説:“此地不宜久留,那石羊邪气很重,这四人无意间闯进岩洞,冲撞了那东西。按你的説法,那姑娘应该是被这四人害死的。她沾染了邪气,生出害人之心,故意引咱们进来,没安什么好心。”

我道:“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那姓杨的也骗了咱们,那女鬼也骗了咱们,周哥,咱们是不是太容易上当了?”

周玄业笑了笑,随手抹了把脸上的血,道:“好人都是容易上当的,因为你救十个人,里面总有两个是真的需要帮助的人。”

为了那两个需要帮助的人,就冒着可能被骗八次的风险?

我有些感慨,不是现在的好人越来越少,而是做好人的成本越来越大了。

我其实是个有些爱管闲事的人,有些不平事出现在眼前,力所能及的,我都想起管一管,不让心里不舒服,良心也过不去。但现在,经历过几次欺骗,我突然觉得,这代价太大了。

如果不是周玄业和谭刃本身身手了得,如果他们只是普通人,想必他们的结果,也会和那四个人一样吧?被那邪气的石羊弄死,被这些东西当成食物储藏在此。

我承认自己是被打击到了,或许以后,真的不会再管那么多闲事了。

周玄业也不多説,当下,我们三人便快步往外走,打算离开这个岩洞。根据周玄业的説法,这个岩洞,应该是一个祭祀的洞**,但究竟祭祀的什么东西,就不清楚了。毕竟年代久远,岩洞内部很多地方,其实都塌了,我们现在所经过的这地方,只是残留下来的遗迹而已。但可以肯定,这片无人区,曾经是有人活动的。

走过那石羊身边时,我想到件事儿,道:“周哥,咱们要不要学你给我讲的那个陶人,把这石羊埋起来。万一以后又有人无意中闯进来,冲撞了这石羊,岂不是糟糕?”

周玄业想了想,説:“还是你考虑的周到,这朱砂人手一抹,就失去神光,遇到些不懂行的,确实容易出事

走尸档案  第二十六章 掩埋

,我看干脆就地掩埋为好。”我装备包里带了多功能折叠撬,能当撬子当折叠产当锥子用,不过只有一把,再加上周玄业等人体力消耗,所以挖坑这事儿便由我来做了。

我们决定挖的深一diǎn,至少得五米,周玄业干脆守到了洞口,説防止那些东西再回来。谭刃则在岩洞里帮忙。

那个坑就挖在石羊旁边,土冻的较硬,挖起来很费劲,我和谭刃轮流干,谁知才挖了四米左右,铲子便敲击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我仔细一看,发现那是石碑,被泥土裹着,稍微清理了一下,便露出本来面目,上面竟然还有文字。

谭刃一看,便道:“是藏文。”

我説:“你认识?”

他看了我一眼,道:“不认识,不过他应该认识。”谭刃嘴里所説的他,自然是周玄业了。周玄业跟我提过,他很早就下山游历天下了,在藏区待过一年多,能听懂和看懂简单的藏语藏文。

在这下面发现块石碑,还是挺稀奇的,我立刻道:“我叫周哥进来看看。"

到了岩洞外面,我发现杨名还在,不过已经是半死不活了,周玄业没解开他的绳索。其实有周玄业在,他是跑不了的,解开也无妨,但看样子周玄业是特意要给他教训,所以杨名还是站在雪地里,跺着脚,脸色冻的发青,嘴唇都哆哆嗦嗦的。

一看见我,他就跟见了救星似的,张嘴便要説话,我猜都能猜到他要説什么,不等他开口道:“你给我闭嘴,好好待着,我不会放开你的。”

杨名将未出口的话噎了回去,口齿不清,牙冠打颤的説:“你你xiǎo子被鬼上身了,怎么怎么性格大变了。”

我道:“你骗害我,如果我还对你心软,那我成什么了?以为我是如来佛祖投胎的?”

他还要开口,我瞪了他一眼,这人就怂了,一脸古怪的打量我。

周玄业道:“埋好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出来,师兄呢?”

我拽了他的胳膊直接就往岩洞里走,边走便道:“没埋,我们挖出了一个石板,上面刻着藏文,你去看看是什么。”周玄业有些诧异,diǎn了diǎn头,加快了脚步。

很快,我们三人蹲在了那个坑边上,周玄业将手电筒的灯光往里一打,看了片刻,便露出恍然大悟之色,道:“原来如此。”説着就跟我们讲起了石板上的内容。

周玄业也只能看懂一些简单的藏文,好在藏族文字虽然辨认起来困难,但词意简单,不像汉语,一个字有许多种用法和含义,因此半看半猜,也将那石板上的内容了解的差不多。

这地方是个祭祀洞,虽然现在是个无人区,但几百年前,这附近是有人居住的,只是后来都迁移了而已。

藏民本就稀少,地广人稀,互相之间也隔的很远,但当时,在当地的藏民中,却流传着一个传説,据説这雪域之中有一片净土,是诸神汇聚之处。

后来山中出现了一种人身羊首的怪兽杀伤人畜,逼的藏民不得不频繁迁移。后来山中的诸神出手,将那怪兽埋在了山下,并嘱咐当地人不要靠近。而这岩洞,也并非出自藏人之手,据説就是雪域中的守护神开辟出来的。

那怪兽被埋在洞下,洞**之上,则竖立着数十尊石像,分别镇压在不同的位置,当地人很少进雪山,久而久之,这个山洞自然也荒废了。岁月更迭,山体变更,岩洞塌陷,如今便只剩下这一尊石像,年深日久,成了邪物出来作怪。

而这块石碑,便是一道屏障,提醒人不要往下挖,以免放出下面的怪兽。

我听完周玄业所讲的话,只觉得匪夷所思,这世间还真有神仙?

就算真有什么怪兽,被埋在下面几百年,也早该死了。

拉萨性病医院费用
拉萨性病医院哪家好
拉萨性病医院排名
拉萨治疗性病的医院
拉萨治疗性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