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雅安信息港 > 历史

女演員命斷閨蜜之手

发布时间:2019-06-05 21:18:57

  女演员命断“闺蜜”之手

  文/黄培岳

  2008年11月15日中午,海口市海榆西線公路旁一片甘蔗林里驚現一具年輕的無頭女尸。經海口市公安局緊急偵查:被殘忍分尸的死者,竟是海口市瓊劇團的未婚女演員莫銘,而殘害她的主兇,則是她的“閨蜜”(閨中密友的昵稱)王燦。

  事情还得从王灿的早恋说起——

  追爱到天涯:未婚小妈妈连生三女

  1999年8月,随着“呱”的一声婴啼,一脸稚气、年仅17岁的高一女学生王灿在广州一家医院里升级为一个少女妈妈。当白白胖胖的女婴被医生高高地举到眼前时,这个少女刹那间忘记了分娩的疼痛和医生们异样的眼光,百感交集的泪水夺眶而出……

  王灿1982年6月出生于海口市澄迈县一个医生世家,父亲和母亲开有一家诊所。王灿自小聪明伶俐,能歌善舞,经常代表学校参加一些歌咏比赛,并以全校的成绩考入澄迈中学。让父母万万料不到的是,王灿高一还没上完,就因为早恋,从一个生变得厌学!

  早恋的对象罗益波是王灿同学罗兰的哥哥,1976年8月出生于澄迈老城,19岁进入广州星海艺术学院学习,毕业后在广州一些歌舞团演出。1998年春节前夕,24岁的他回到海南老家过春节,认识了前来家里做客的王灿。

  见妹妹的好友来家里做客,罗益波兴致勃勃地带着她们去卡拉OK厅唱歌。一进大厅,罗益波就拿起话筒,演唱了一首《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星味十足的台风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心里一直藏着明星梦的王灿不由得心如撞鹿起来。罗益波也仿佛明白她的心,每首歌仿佛都在为她而唱,火热的目光不时交织。

  此后,两人悄悄热恋起来。虽然明知王灿还是一个高中学生,但在罗益波看来,在文娱界文凭没什么用,因此,他极力鼓动王灿辍学,和他一起闯一条“明星路”。“明星梦”的诱惑,再加上爱情的力量,使年仅16岁的王灿迅速迷失了。

  1999年3月,王灿连续旷课三天后,班主任匆忙找到王灿家了解情况。王灿的父母大惊失色。几天后,他们在长岛路看见女儿与罗益波亲密地搂抱着走过来。王灿的妈妈气得上前打了罗益波一耳光,不由分说地将王灿拉回家。

  自此,为阻止女儿早恋,妈妈每天送女儿上学、放学。然而,一个星期后,王灿还是从学校溜出来,找到了罗益波。因为父母的压制,两人原本还有些模糊不清的爱情反而变得更加炽热。在罗益波的怂恿下,王灿冲动地作出了离家出走的决定。

  就这样,年仅16岁的王灿离开校园,离开了家,和罗益波一起来到广州,在一间出租屋里住了下来。一年后,两人的爱情结晶罗爽爽坠地……

  可是,17岁的王灿连自己都照顾不了,那里会当新生儿妈妈!由于照顾不周,小爽爽三天两头生病,小家庭乱成了一锅粥。2000年春节前,历经艰辛并且已经难以为继的小夫妻,只好垂头丧气地抱着带病的孩子回了老家。

  见生米煮成了熟饭,王灿的父母只好黯然地接受了现实。由于王灿只有19岁,无法领结婚证,家里办了喜宴后,两人就算是结婚了。

  罗益波有重男轻女思想。2001年,“为了给所爱的人生个儿子”,19岁的王灿生下了二女儿罗田田。2003年,又生下了第三个女儿罗诗诗。就这样,年仅21岁的王灿成了3个孩子的妈妈。可是,即使这样,王灿也没有忘记曾经的“明星梦”。

  丈夫加闺蜜:亲近的人同时背叛

  2003年夏天,两人将3个女儿丢给双方父母照看,一起前往海口,辗转在一些歌舞厅寻求发展。2004年,海口市文化艺术琼剧团面向社会招聘演员,夫妻俩急忙去报考,结果一起考取,成为琼剧团的唱腔演员。

  进入剧团后,王灿被分配做配角演员,罗益波则被剧团确定为候选主角重点培养。

  2004年7月3日,海口市明星剧院二楼表演大厅几乎座无虚席,数百名海口市民在观看琼剧《状元桥》,这是琼剧团精选出来将在香港展演的剧目之一。

  演出结束后,剧中配角罗益波来到后台,径直找到正在卸妆的女主角,质问道:“你作为主角,是我们的轴心,可是你演雨中过桥时只管做动作,内心没有入戏……”

  丈夫如此直言不讳,让一旁的王灿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没想到女主角却嫣然一笑,真诚地说道:“谢谢你,你说得很好,这个问题,我也意识到了……”

  女主角名叫莫铭,1978年出生在三亚市,未婚,15岁时开始学琼剧,当时已经是剧团的骨干青年演员。莫铭的谦虚和大度,让一旁的王灿很是欣赏。此后,她主动接近莫铭,经常向她取经,莫铭也乐意指导。

  王灿和莫铭两人很快成了剧团里亲密的朋友。外出演出时,王灿经常帮莫铭打理演出服装,莫铭的化妆品两人一直是公用的。不演出时,两人手拉手一起逛街,一起玩乐,各自将隐私的秘密与对方分享。

  2005年初,王灿将大女儿罗爽爽接到身边,送入剧团旁的小学上学。为了支持罗益波,她还主动承担了全部的家事,让罗益波潜心在剧团学艺。这样一来,由于缺乏必要的训练,她在剧组的演出表现每况愈下。

  一天,罗爽爽发高烧,王灿急忙将女儿送往医院,等她看完门诊,女儿挂上吊瓶后,才想起上午还有场演出。结果,团长大发雷霆,把她开除了。

  这天,面对泪眼婆娑的王灿,莫铭不仅陪她一起回家,还止不住陪她一起落泪。她安慰道:“王灿,你想开一点,家里孩子多,不是正好得有人专门照顾家里吗?今后你老公若有出息了,你不是一样跟着享福啊?”

  王灿一边点头,一边拉着莫铭叮嘱道:“今后我不在了,你要代替我多关心我老公,多教他一些唱功啊!”莫铭连忙说:“妹妹放心,我一定像对亲哥哥一样对待他……”

  为了分担减轻罗益波的压力,王灿开始四处找工作。然而,一个高中未毕业,而且带着孩子的女人,找工作谈何容易?,她只好租了一个烧烤摊,在夜市做起了烧烤生意。

  一开始,罗益波见王灿起早贪黑,很心疼她,时常在演出之余帮她一起照看摊点。但渐渐地,爱面子的他开始羞于向人提起自己卑微的妻子。即使在家里,面对浑身散发着孜然味的妻子,他也越来越沉默寡言了。

  两年后,王灿变成了一个摆烧烤摊的家庭主妇,罗益波的事业却蓬勃发展,经常被剧团派往香港、马来西亚等地演出,两人的差距越来越大。

  2006年夏天的一天晚上,王灿的烧烤生意很不好,提前收摊。当她推着板车路过一家酒店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让她五雷轰顶的一幕,罗益波和一个女人正在招出租车的间隙缠绵地吻别,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衣着时髦的莫铭!

女性经期小腹部胀痛
女性乳房疼痛吃什么药
女性小腹部胀痛怎么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