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雅安信息港 > 历史

龙醒法师 章二十三 原来是恺撒啊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7:44

龙醒法师 章二十三 原来是恺撒啊

凤凰这次晕倒,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

她做了很多梦。

梦里她似乎回到了一年前,那时她刚从北国潜伏归来,由于长期不在南方而名气不显,军部之中,几乎没多少人知道她。而她本人也在卧底身份暴露逃回南方的过程中受了伤,加上性格使然,也不急于回来后尽快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她向蓝将军请了三个月的假期,请求去帝国的旅游疗养圣地,修养三个月的时间,再回帝都军部,那便是青城了。

蓝将军答应得很痛快,只说假期时间看她自己,三个月不够就多呆一会儿,若休息得腻了早点回帝都也可以。

“不过,我知道你是闲不住的性子,去青木城的时候如果有时间,帮我物色些人选吧,为了明年的龙道开启。”那时候,龙将军这么说道。

“好,我会的。”凤凰点头道。

蓝将军又温言和她聊了一会儿,问她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凤凰只是摇头。

虽然没有提出任何要求,但她内心里是温暖的,她知道蓝将军没变,一如往常,谈论工作的时候是严苛的上司,平时则是她尊敬的老师,乃至是……父亲。

“好了,那你今晚就动身吧,我会安排好去青木城的飞艇,军部特快,明天清晨你就能到。”蓝将军说着,轻轻揉了揉额角。

凤凰看出对方眼皮间的一丝疲惫,心想帝都的事务太过繁忙,自己还是在青木城尽快养好伤,便回来帮老师一起分担些吧。

这么想着,人便告退出办公室。出门的时候,一名女性校官和凤凰擦身而过,进了办公室,那人已是中年,容貌却是很美。凤凰依稀记得这女校官和蓝将军有过一段感情,只是后来不愿意嫁给蓝将军做众多妻妾中的一员,于是分开。但她至今未嫁,人也一直在蓝将军身边做事。

凤凰心中有些好笑,心想老师这风流的性子还是没变,虽然没娶进门,但要说真的分了,凤凰是不信的。

只听蓝将军问道:“十二圆桌那边怎么说?还不肯消停吗?”

凤凰一怔,她虽然久未回帝都,也知道十二圆桌家族是帝国开国时立下汗马功劳的十二个大家族组成的家族联盟,论势力实力,隐隐超越地球街,甚至超过了森林族,是军部以下南方强的组织。

然后就听那女校官道:“还是那样,表面上平静,但实际上还在为他们家族的继承人在龙道里被同为试炼者的恺撒所杀的事闹腾。”

十二圆桌家族的继承人在近一次龙道试炼里因叛变而被斩杀,这件事凤凰是知道的,只是细节过程不甚清楚。

倒是恺撒这个名字,凤凰还是次听到。

想要再听下去,门却已经关上,依稀听到里面在说:“……叛变本就是死罪……况且已经……把人贬回青木城了……还想怎样……这些年……越来越猖狂了……”

凤凰听不真切,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那是凤凰真正意义上的次与恺撒的交集。

回去整理了一番,傍晚上了飞艇。军部的战略飞艇在夜色中飞越云层,向着青木城而去,凤凰并没有睡,而是彻夜翻阅着出发前带在身边的一叠厚厚的资料,都是有关近那次龙道试炼的。

倒不是凤凰对那恺撒和十二圆桌的恩怨有什么兴趣,她真正感兴趣的,是幸存者口中击退了潜入龙道干扰试炼的那些战斗法师的人。

那人的身份不明,来历不明,军部根据幸存的试炼者的口供,给那人的代号是:灰色铠甲。

凤凰的性格,其实是比较冷静,甚至有些冷淡的。

她很少有特别强烈的好恶,也很少对什么人或事产生强烈的兴趣。

但……

“灰色铠甲……这铠甲……”

凤凰低声喃喃,看着手中的根据幸存者描述做出的铠甲的图样,眼神里闪动着异样的光芒,“怎么看,这都是一套战斗法师一族的铠甲呢。”

一夜的时间当然研究不出什么成果,凤凰也不着急,第二天清晨抵达青木城,按照计划去了青木学院。

她的打算是一边当老师,享受学院里的青春气息,一边疗伤修养。而蓝将军都已经提前安排好、知会过了,凤凰直接去就可以了。

那天的青木学院……似乎不是很太平。

好像有人打了老师,打了同学,后来在接受学校执法队的惩罚时,把执法队的成员也打了。

凤凰在年纪组长的办公室里见到了那个闹事的学生,那是个身子很壮实的少年,脸蛋线条也很硬朗,体能很好,体内有非常浓郁的龙脉咒文的修炼气息……凤凰只看了一眼,就几乎读出了对方的各项信息。

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真正让凤凰感到异样的,是这个学生的眼睛。

他有一双深褐色近乎于黑的双眼,头发也是如此,这点很接近那些北方的黑发黑眸的战斗法师。他的眼神里满是满不在乎的神情,微微带着冷嘲,但凤凰从中看出的确实浓的让人有些心酸的孤单。

有些人孤单了会难过。

有些人孤单了会自闭。

有些人孤单了会隐藏自我。

但这个人的孤单,却一点也没有转变成那些东西,他很孤单,也有因孤单而带来的敏感,但他眼神里半点退让也没有。

他看着这个世界,眼神里的无形的战斗火焰时刻在熊熊燃烧着。

然后凤凰默默坐在一旁,看了元素水晶所记录下的这个学生殴打老师、殴打同学的影像资料,她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已经掀起了无数波澜。

她发现自己找到了一个战斗方面的天才。

一个孤单却心气不馁、时刻保持着战斗状态、关键是真的懂得战斗的……天才!

虽然他的速度慢得有点奇怪,但他是一个真正懂得战斗的人——就像北方的那些战斗法师一样。

凤凰心里翻江倒海。

然后,就听到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那位银发老者——据说是被打的学生的家族里派出来的代表,好像是什么罗伊家族——只听那老人冷冷地开口问道:“胆敢打我们家的人,你胆子不小啊,你就是恺撒?”

凤凰一怔,不禁转头看了过去。

那少年嘴唇微抿,一字一顿:“不错,我就是恺撒。”

之后的事情,对恺撒而言,是人生的转折,也是心境的转折。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办公室窗户照进来的暖洋洋的阳光里,一个人用一句“你愿意我的学生吗”,把他从深渊里拉了出来。

但对于凤凰本人而言,那些反倒不重要了。

她当时近距离看着眼前的叛逆少年问题学生,眼里心里都只是笑意,想的是:“原来,你就是恺撒啊,那个恺撒。”

阜新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绵阳治疗妇科费用
咸阳治疗阴道炎方法
阜新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绵阳治疗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