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雅安信息港 > 教育

【杨柳】七玄剑(小说第七章)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4:41

摘要: 胡飞蚂蝗堡没有去成,倒是在路上和黑三霸大打出手,更气人的是,一路同行的老太婆,就在大花石上坐了七天七夜,风吹不醒,雨淋不悟,她就像傀儡一样,对胡飞是似乎没有感情。 【第七章】交手七昼夜

胡飞蚂蝗堡没有去成,倒是在路上和黑三霸大打出手,更气人的是,一路同行的老太婆,就在大花石上坐了七天七夜,风吹不醒,雨淋不悟,她就像傀儡一样,对胡飞是似乎没有感情。

红女子,他到底在哪里,胡飞自己都不知道;而云美婷被东山二郎劫持而去,就一点音讯也没有。在交手时还不时还浮现云美婷的笑颜,可恨的是,黑三霸趁虚而入,用一把黑色的陶钢剑扯去胡飞右衣袖,黑三霸从肘关节上面割去的,胡飞的右手是没有受伤,只不过是皮外伤罢了;可现在这个样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就像女人的围裙,被土咬破撕去的那种感觉,让人愤怒,恐怕胡飞他自己也笑不出声来。与此同时,可以证明一点,黑三霸也是从刀子上滚过来的,想当年,快、准、狠就扬名江湖,不管曾经还是现在,一般人都还是让着他、避着他的。像胡飞这样的年轻后生,也没有多少实战经验,只有硬着头皮闯了,要么就是见一招、学一招、用一招、使一招的奇葩手段。这并不奇怪,每个人每天都会进步的,学习的、效仿的这都表示理解,更何况是在刀上“打滚”的江湖之人就更不以为怪了。

本来晴空万里的,山清水秀的,他们在这里,一下子天气也变了。时而暖风漫漫,飘飘;时而大雨倾盆,电闪雷鸣,这是不是他们交手狠辣的缘故呢?说对了,不是他们在这里,天气也不会是这样的。

而老太婆,一下被火辣辣的太阳暴晒,一下被冷冰冰的风雨“抚摸”,还能怎样,她还不是苦笑着皱眉头。更何况,她也喜欢看热闹的,你说他会不辞而别吗?

“木头人,你过来帮帮我嘛……”胡飞狠狠地对老太婆打击道。一半命令,一半邀请援助,不得让人扬眉苦笑。

“干沙坝上的鱼,还能飞还能跳,死不了的。”老太婆反唇相击,乐乐地打击道。很简单的道理,旱鸭子在水中,那是“胡游”,水中的鱼儿上了岸,不飞就是跳。这老太婆也太高明了吧,把胡飞的大名诗意化了,这样诗意化了不要紧,问题就是用来打击胡飞他自己,如果是你,你受得了吗。

胡飞和黑三霸打得难分难解,黑三霸虽然没有占上风,但胡飞也没有赢的机会。一阵叮叮当当的招架,胡飞也如此,黑三霸也一样。

“木头人,你过来帮忙啊,这条‘黑泥鳅’,我不好弄啊!”胡飞又一次的向老太婆大张旗鼓的邀请道。老太婆笑了,舞步翩跹横空为胡飞招架。她觉得这个年轻人太有才了,这样做,的值得,值得。说黑三霸是泥鳅,黑乎乎的脸蛋儿,还真像一条泥鳅,可笑的是,历史的文物没有记载这么大的泥鳅啊?这就是老太婆愿意帮胡飞招架的大致原因吧?

三人刀光剑影,难分彼此。只是黑三霸手中的“陶钢剑”不知什么来历,非同常人用剑。若这剑是在胡飞的手里,能发挥很大的作用与威力,在他人的手中,显得很另类,也凸显不出特别奇效的功夫。

胡飞这一战下来,就是七天七夜,精疲力尽的他,现在才知道,在道上交手,根本就不像两个人或几个人打架,而是靠自己的本领去招架对方的。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散场的,也没有人知道黑三霸去何方了,更没有人知道胡飞去哪里了。

晨曦,一个身穿“短袖”的年轻人,踩着野草上的露水,远远看去,就像感时伤悲的姑娘,不是别人,就是在战场上好几天的他——胡飞。

他这一行,徒步连续走了4 个小时。脚板气了泡,这并不是他能察觉到的疼痛和苦楚,他现在担心的有很多人,比如说红衣女、云美婷、老太婆、蚂蝗堡的人,太多了。他现在要找的就是云美婷和红衣女,虽然剑谱在红衣女的手里,那也是一个月以前的了。当然,红衣女和云美婷,先找到谁都一样,如果要定位了再寻找的话,就像重男轻女一样的失衡和可怕。

胡飞他不想做失败的人,也不想做太成功的人。心情随自然,惬意就好,幸福如脚步,踏实就好。这就是胡飞他想要的生活和幸福,当然,也包括了江湖上的行行 ,这只不过是大体分类罢了。

胡飞饿了三天三夜了,可以说他现在是无力回天。这是什么地方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见远处的路口,只见一块黑乎乎的大石头,就像他曾经和王百变夜里同饮的那块大青石一样的模样。经过他仔细分辨与观察,隐约可见石头上刻着三个血红色的大字“马丁奥”,在夕阳西下、暮色里,要多怪异有多怪异;在他心里恰好相反,可是他对这个地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与探索。

由于没有带止血药和基本的随身用品,他不得不返回秦家湾的花红酒楼或香云阁借助一宵,亲家湾离这个地方,少有三百千米,由于他轻功了得,半小时就回秦朝湾了。他从东漫谷横空而过,由于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附近的居民都看见东漫谷的上空有个人影,但他们就是不知是谁。

“江湖云烟,他不是死了吗?怎么 0年后又回来了”

“那东漫谷的黑影子,太像江湖云烟了;在50年前,我看见他‘蜻蜓点水’那奇妙的身法和剑法,还有我看不懂路数。不对,都说他死了吗?”

蚂蝗堡和秦家湾就隔江相望的邻居,他们看到东漫谷黑影子,都各自议论着,八卦着。有人说是江湖云烟,有人说是黑三霸在夜练,有人说是东山二郎意外得到了《七玄剑谱》,偷学了武功。更有人说是江湖云烟的后代;江湖云烟是什么人?只有六十岁的老者才能知道。

由于在交手七天七夜,都没有离开金银花那块地方,所以他特别想亲身体验一下纯生的金银花茶,虽然和黑三霸打得不可开交,但他还是摘了不少的金银花,不要说过了七八天时间了,在胡飞的手里,没有鱼会死的,没有肉是烂的,没有药草会干枯的……

他十二岁就当了医生,可自己眼痛怎么也治不好,长期以来,造成了性格古怪,时常冷漠,时常像个疯子,这不能怪谁,也不能怪命运,只怪上天给他的成分不好!

杀菌消火,清热解读,和板蓝根有很多类似的药理奇效。

“难怪江湖上那么多人打拼,都要去香云阁品尝金银花茶,若今天不是亲口尝纯生的,还不知道金银花茶的神气之处!”

胡飞品了一口纯生微带绿色的金银花茶,缓缓道。他也不知道治疗眼痛有没有奇效。

“胡飞,你来了也不打个招呼,金银花茶被很多茶客追捧!”香云阁老板不知道胡飞何时来茶馆里来的,所以,有意无意向胡飞介绍道。

香云阁老板看见胡飞继续品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他走近一看,原来胡飞就是品尝纯生野味的金银花茶。

“你什么时候去金花谷的?这么香的金银花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们还是不是朋友啊?”香云阁老板一屁股坐在胡飞身边抱怨道。

“就你知道这是好茶?我差点命都没有了……要不是老太婆帮忙,我怎么死的也恐怕难写进剧本里!”胡飞如实道来。

“你不会又被黑三霸追杀了吧?”香云阁老板打趣道。一半玩笑,一半试探性问道。

“还不是跟黑三霸交手七天七夜,要不然这茶香不会这么淡了。我本来想去蚂蝗堡救云美婷的,半路的程咬金,让人恨得牙痒痒的”胡飞有气无力的道。一股怒火从脚跟烧到了头顶。

“没事的,我会帮你想办法救红女子和云美婷的”香云阁老板很诚意的安慰道。

天明。

胡飞一走出来就看到很多人在围观,他凑了过去,原来是在看一幅肖像贴墙的水墨画。

画的右边写着:“重现江湖大侠、晴空万里”,左边紧接着写到:“为民除害、江湖云烟”,在画的中央底端横幅写着:云烟老前辈。”

“奇怪,怎么云烟大侠变成一个孩子了呢?”一个男子指着胡飞,向大家询问道。

“奇怪什么阿,世界上也有人长相相像的嘛;你爹妈生了你,还不是有几分亲爹亲妈!笨蛋,猪头……”另一个男子反唇相讥,乐乐地打击道。不亲爹亲妈,那是鬼投胎好不好?

胡飞看的手心里全是汗,墙壁上肖像画就是昨晚掠过东漫谷的自己!

他来到花红酒楼时,同样贴着肖像画,那也是自己。难道自己就是江湖云烟吗?还是胡飞他投胎转世的另一个人!秦家湾和蚂蝗堡等地,同样的议论非凡。

胡飞在花红酒楼买了几瓶一斤装的“包谷烧”,他喜欢喝这种纯玉米酝酿的酒,这还得从胡飞和王百变在月下同饮的事了。

共 0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七玄剑》第七章,感觉小说的题材变了,由武侠小说转变成玄幻。题材上半路上改变是一个重要的错误和悲剧,本来小说有渐入佳境的感觉。可故事越写越玄。开始小说江湖味道还是浓郁了,有一阵还看到了笑傲江湖的影子。现在不伦不类了。另外“被土咬破撕去的那种感觉,让人愤怒。”这是什么意思?摘要是一篇文章的引子,是文章的窗户,读者根据摘要选择读或者不读,因为作者是文章的创作者,自己写的是贴切的【编辑:荧屏之旅】

哪些活血止痛方法安全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肠胃痛
宝宝积食该吃什么药
消肿止痛有什么草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