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雅安信息港 > 旅游

灵武帝尊 正文 宗门风云_第七十章 武魂真正的力量

发布时间:2020-01-18 05:00:13

灵武帝尊 正文 宗门风云_第七十章 武魂真正的力量

"不要让他逃了。"内门弟子爆发出怒吼之声,就在刚刚那一瞬间,竟然有十几名弟子死在了辰天的手里,就连那长老都是勃然大怒,有他在的情况下,居然让一个外门弟子给逃了,还杀了这么多人。

"追!"

怒吼声啸翻滚,身后竟是传来阵阵杀声。

"你究竟做了啥啊,怎么个个都争着抢着要你的命啊。"剑老一阵不解,自己炼化元灵果的时候这小子到底做了什么。

"我也想知道。"辰天肃然的脸上充斥着一股杀气,什么时候他成了唐僧肉了,居然个个都想要自己的命。

刚冲了出去,却见其他弟子也从别的方向而来,看到辰天外门服饰的时候,个个露出精芒。

"外门弟子?是辰天!"整个天灵峰以外门服饰出现的毫无疑问就只有辰天一个,所以凭这一点他们就可以断定。

"动手!"

七八个弟子竟然把辰天包围起来,个个杀机乍现,对他们来说杀一个外门弟子根本不需要顾及门规,因为他们都是天宗门的未来,没有人会为难他们。

"又是想杀我的吗!"

辰天武魂闪现,黑色利剑仿佛拥有吞天之意,趁其不备,拔剑术与瞬足完美结合,霎那,两人死在辰天的剑下,其余人大怒攻击,剑势滔天,可怕剑意撕裂,竟是让他们断手断脚。

"是辰天,他就在前面。"打斗声惊动了身后追杀的弟子,辰天不再连战,以他现在的实力和速度想要逃走的话,就算是武师境界的核心弟子也不一定能追得上。

辰天很清楚自己此时的处境,一旦他停留下来将会遭到所有人的围杀,插翅难逃,所以他必须逃离这天灵峰,这是他的机会。

然而,就在这是,一道凛然的剑气阻止了辰天前行的步伐,一道飞剑划破长空刺向天穹,剑气在辰天的脚步前留下了一道深不见底的剑痕。

"有强者。"辰天目光一凛,回过头来只见一核心弟子飞窜而至,脸上带着漠然和冷嘲之色。

"居然能在那么多人的围攻下还能逃走,倒是有些小看你了,不过,现在把命留下来吧。"这核心弟子同样是剑修,而且剑势不弱,武师境界第二重。

"浮光剑影!"

"霎那芳华!"

就在辰天准备动手的时候,一道金色箭芒呼啸而来,竟是将对方剑影抵消了回去,不远处一道倩影翩翩而来,赫然是柳岩。

"这小贼是我的。"

"原来是柳岩师妹,师妹也对辰天有兴趣吗?虽然杀了他奖励不错,但对柳岩师妹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兴趣才对。"那男子风度翩翩的说道,看着柳岩的身段满脸光芒,这女子着实诱人。

柳岩没有说话,金色箭矢再次凝聚出来,娇媚的目光盯着眼前的核心弟子,一阵无语,而身后越来越多的弟子聚集,来势汹汹,似乎都想要辰天的命。

此时不跑的话,或许就没有机会。

"不准动,否则,死。"柳岩或许是察觉到了辰天的心思,箭矢一转对准了他,辰天心中越发的凝重起来,柳岩身上的装备明显不同,而且这金色箭芒的威力他能感觉到和之前完全是两种概念。

柳岩动了杀机。

"是辰天,他被拦了下来。"

"咦,柳师姐也在。"

"糟糕,柳师姐这也要杀辰天啊,我们岂不是没有机会。"

"唉,柳师姐可是....看来我们只能放弃了。"数百人冲了上来,却见柳岩的箭对着辰天,这让不少人流露出失望之色。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辰天和柳岩的身上。

难道我就要等死不成?

辰天不甘心,柳岩要杀自己,内门弟子也要杀自己,核心弟子也不放过自己,这整个天灵峰这偌大的天宗门莫不是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吗?

他很愤怒,但是此时只能将这怒火压抑在心中,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宣泄这股愤怒,这就是弱小的罪孽!

"师姐,你想杀我,随时都可以,但是,我现在不想死,帮我一次,算我辰天欠你一个人情,只要我还活着,总有一天或许师姐能用上这个人情的。"辰天把目光看向了柳岩,连核心弟子都对柳岩礼遇有加,这女人的背景似乎不简单。

"哼,就你?"

"你的人情有什么用。"柳岩心念一动传入辰天的脑海中,两人并未用言语交谈。

"那我就算是拼的残废,也不会让师姐有机会亲手杀了我,你知道我的速度,我现在在师姐手上,但离开的话,那核心弟子应该会立刻杀了我吧?"

"哼,你必须死在我的手里,我帮你一次,至于你的人情,哼,想来也没用,你滚吧……柳岩追杀辰天的时候已经从别的弟子口中得知,有人想要辰天的命。

"多谢师姐,至于人情,或许以后有用的到的地方,男人大丈夫说话算数。"说完,辰天竟然一个瞬足飞奔了出去,加上迎风踏雪,转眼就是上千米。

"师姐,辰天……"看到柳岩竟然把辰天放走,他们如何不急,人群立刻追了上去,劲风呼啸而过,乱风之中的倩影凝视着辰天逃离的方向。

淡淡红唇喃喃:"如果,你还能活着回来,你偷看我的事情,我就不与你计较了。"

那少年坚韧的脸庞,竟然浮现在柳岩的心中,真正让她动容的不是辰天的那句话,而是那双仿佛要逆乱苍天的目光!

入夜,天灵峰的野兽将会是白日的数倍。

到了夜晚,几乎都是弟子修炼的时间,然而,今日,却注定了天灵峰的不平静。

"一剑绝尘!"

"擎天印!"

"轰!"

怒血散长空,地面上留下了十几具冰冷的身体,而辰天的身上也满是累累伤痕,但他的眼神却依然没有半点动摇,他必须活下去。

滴血的灵峰深谷之内,辰天拖着受伤的辰天一步一步前行,此时,连番大战下来,他早已经精疲力尽,而且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伤痕,鲜血染红了全身,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你现在的状态,必须马上休息一下。"剑老目睹了所有的过程,难以想象这个少年内心需要多么坚强才能支撑下去,换做他人,不死在追杀之中都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但辰天的眼里唯有活下去和变强的欲望。

若是这次不死,将来还有谁能阻他?

绝老给的丹药几乎已经用光,辰天已经没有可以恢复的药物,如果再碰到一批队伍的话,恐怕很难坚持下去。

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究竟是谁发动了整个宗门的年轻一代誓要自己的性命。

紧握着自己的拳头和手中的剑,心中的愤恨仿佛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原地恢复了半个时辰,寂静的夜里传来宗门弟子的讨论之声。

"又有弟子死了?"

"可恶,这辰天到底是什么怪物。"

"听说核心弟子都出动了,连宗门长老也知道了这件事情,现在全都来天灵峰了,辰天杀了四十多名内门弟子,这一次怕是在劫难逃了。"

"这家伙根本就是魔鬼,听说没有武师境的实力,千万不要和辰天硬抗,一旦发现他,立刻发烽火狼烟信号通知。"

"嗯?这是血迹?"突然一名细心的弟子在黑夜之中发现了树叶上干枯的血渍,不由抬头往上一看,突然,长空闪过一丝剑芒,下一秒那弟子死在了剑下。

"是辰天!"

"不好,快释放烽火狼烟!"信号弹几乎瞬间弹出,但辰天的剑也同时刺穿了他的身体。

"可恶。"璀璨的光泽在黑夜之下爆发开来,仅仅恢复半个时辰,根本没有痊愈。

"辰天,别杀了,本来还不想告诉你的,怕对你有影响,但是这破天宗欺人太甚了,现在你按照我说的错,将武魂释放出来,不需要刻意凝聚剑形,就用你武魂本来的样子,不怕被别人知道,因为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

辰天不明白什么意思,但还是按照剑老的意思将黑暗武魂释放出来,不用刻意压抑的武魂释放就好像出笼的猛兽,一股阴寒气息笼罩了整个大地。

"杀!"剩下的五人释放出了武魂,但在释放的那一刻却传来了惊悚的尖叫声,因为他们的武魂被辰天的黑暗武魂疯狂的吸收,转眼间,他们便感觉武魂和自己的感应脱离,辰天竟然剥夺了他们的武魂。

"剑老,这是。"

"不用惊讶,这本来就是你的力量,你所觉醒的武魂拥有可以吞噬别人武魂的可怕能力,现在,轮到你了,用灵武诀把他们吞噬殆尽吧,复仇从现在开始。"哪怕是这纵横了无数年的剑老,历经沧海桑田,此刻的语气之中竟然也带着一股肃杀之意!

"这,这是什么功法,为什么我的力量……"

"嘶嘶"

他们亲眼目睹了辰天将一人吞噬的画面,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现在,该你们了。"正如剑老所说,报复才刚刚开始!

长春看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天津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贵州癫痫医院年排名
日照治疗卵巢炎费用
遵义有没有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