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雅安信息港 > 生活

法家高徒 第九百一十六章 龙骨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4:06

法家高徒 第九百一十六章 龙骨

知北县花厅

知北县的人都知道,司徒刑喜欢在花厅召见下属,既不显得太过肃穆,又不显得太过随意。

也正是因为这样,知北县很多人,都以进过司徒刑的花厅为荣。

再次站在花厅门前,吕太公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感慨。

上次自己站在这里,是什么时候?

从刘季那里回来以后,司徒刑就在也没有单独召见过自己吧?

不过,这也是自己自作自受。

没有哪一个君主喜欢叛徒。

自己见刘季是龙睛凤目,头角峥嵘,就有了投靠的心思,并且试图将吕雉嫁给他为妻为妾。

别说司徒刑不喜自己。就算是吕雉也多有怨言。

幸亏,当年吕雉坚持,没有顺从自己,否则,现在自己才是有苦难言。

“太公!”

“大人请您进去。。。”

就在吕太公满脸感慨之时,里面的小厮走了出来,小声的说道。

“大人心情如何?”

吕太公取出一块银锭,隐蔽的递给小厮,悄声问道。

“这!”

感觉到手中银两的重量,小厮的眼角不由的上翘,目光中也多了真诚。低声说道:

“司徒大人今日心情并不是很好,小的数次听到他的叹息之声。”

“太公还是应当多加注意,莫要触犯霉头才是!”

“谢谢!”

听到小厮的话,吕太公的心不由的就是咯噔一下,不过,他也并不太担心。

虽然司徒刑不喜自己日久,但就算看在吕雉的面子上,司徒刑也不会太过为难自己。更何况这次是司徒刑主动召见,必定是有难言之事需要自己帮忙。

想到这里,吕太公心中顿时有了章程,在小厮诧异的目光中挺胸推门而入。

“太公来了!”

“坐!”

听着房门的响声,司徒刑低垂着的头慢慢的抬起,目光柔和的说道。

“诺!”

时隔数月,再次见到司徒刑。

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因为司徒刑的相貌竟然大变。隐隐约约之间,竟然有了几分蛟龙之资。

这怎么可能?

这几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徒刑的命格怎么会变得如此尊贵?

因为太过震惊,吕太公竟然忘了谢恩,好似根本没有听到司徒刑的话语一般,直愣愣的站在那里,满脸的惊容。

看的在旁边服侍的小厮不停的对着他使眼色

法家高徒  第九百一十六章 龙骨

。希望他能够清醒过来。。。

“你们都下去吧?”

“本官要和太公说会话!”

看着吕太公的表情变化,司徒刑心中猜了一个大概。所以他并没有生气,反而轻轻挥手,示意小厮们全部退去。这才问道:

“太公为何如此表情,可是本官有何不妥?”

吕太公看着司徒刑满脸的好奇,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迟疑,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非!”

“大人的相貌并无不妥。。。”

“只是老朽感到诧异,这几个究竟发生了何事,大人的相貌竟然越发的贵重。”

“而且隐隐约约之间,老朽在大人的脸上看到了一块龙骨!”

听着吕太公之言,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要知道,他即将被敕封为藩王的事情,在北郡只有寥寥几人知道,他没想到吕太公的眼睛竟然如此的毒辣。竟然一眼看出。。。

真是老辣!

仔细说来,投资刘季失利的事情其实也怪不得吕太公。

如果没有自己这个变数存在,恐怕刘季的境遇会大大不同,按照他的气运,就算不能问鼎天下,也定然能够成为一方诸侯。

不过,如果在来一次。司徒刑也会没有任何犹豫的挖断刘季的根基。

气运之争,本来就是你死我亡,任何慈悲怜悯,都是愚蠢的行径。

“可是不应该啊!”

“大人虽然被敕封为八府巡按,管辖北郡半壁,但是位格还不足以成为王侯!”

“按照道理说,大人的面格,不应该有如此大的变化才是!”

吕太公眼神闪烁,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的确!”

“按照朝廷的制度,本官的气运,多也就是伯,不足以成为王侯!”

听吕太公这样讲,司徒刑也不生气,轻轻的点头,笑着说道。

“那大人这是?”

吕太公眼神收缩,有些震惊的问道。

司徒刑微微一笑,没有多说,只是将一个黄色卷轴,交由吕太公。

犀牛角为轴,金银为丝的圣旨!

这种圣旨,非一般人能够用。

司徒刑这里怎么会有?

看着犀牛角的卷轴,吕太公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震惊和狐疑。

虽然都是圣旨,但里面也是有等阶之分的。

根本接旨人的身份地位不同,圣旨的材质,规格也有着明显的区别。

犀牛角因为贵重,所以,只有王侯等级的人,才有此殊荣。

心中虽然有着疑惑,但是吕太公还是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司徒刑给的随意,但是吕太公却不敢放肆,只见他双膝跪倒,满脸恭敬的伸出双手!

“这是乾帝盘给本官的圣旨!”

“内容,和你说的差不多。。。。”

“敕封本官为藩王,北郡半壁,将是本官的封地!”

“这!”

虽然心中有了一丝猜测,但是当司徒刑亲口讲出。吕太公的脸色还是豁然大变,全身更是忍不住悸动。

这怎么可能?

大乾开国三百载,异姓封王不是没有,但是都是开国之初。

而且随着中央集中制的推行,开国之初的藩王,不是被贬斥,剥夺王位,就是变得有名无实。

乾帝盘怎么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敕封司徒刑为实权藩王?

难道一切都是阴谋?

“大人,这...”

吕太公仔细的看了一会圣旨,看着司徒刑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迟疑。

“你可是认为有些不合常理?”

司徒刑聪明绝顶,岂能不明白吕太公的担忧?

“不错!”

“大人!”

“据老朽所知,乾帝盘可是一位雄主,对权利更是出奇的执着,别说是外人,就算是当今太子殿下,也没有多少实权!”

“他今日突然敕封大人为藩王,的确有些不合常理。。。。老朽担心,这是他的计谋!”

吕太公见司徒刑主动询问,急忙回道。

九江男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九江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九江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九江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