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雅安信息港 > 游戏

六道共主 149章 聚经凝龙

发布时间:2019-09-24 18:56:58

六道共主 149章 聚经凝龙

云飞摇头,婉拒了清池的劝留,他现在的念头就是尽快找到云蝶等人,不管什么困难,他都愿意挡在那个少女的身前。

“为何?”

清池惊讶,这种修炼的圣地,一般人想得而不能,可他倒好,却要将眼前的机会白白浪费掉。

説实话,即便清池不説,云飞早就有此意,这里的景色美不胜收,让人流连忘返,但云飞志不在此,他看重是这个神秘空间浓郁的灵气,还有那些从未见过的异兽,在这里修炼肯定事半功倍,如果再抓一两只异兽当做坐骑或者是拿到外界出售,肯定会得到一笔不小的修炼资源,那样的话,他们清风宗也就有机会趁机崛起。

可是,他不能,他心中还牵挂着云蝶等人的安危,这一路寻找下来,他连她们的影子都不曾扑捉到,心中的大石一直悬着,让他不能专注的修炼。

重生后,他的首要目标就是要保护那个和他朝夕相处,不似亲姐弟却胜似亲姐弟的姐姐。为了她,不惜加入试炼的大军,目的还不是为了不让云蝶受到伤害,可如今,在古城发生的兽潮将他们冲散,这一切,都是那名天擎宗的弟子恣意而为。

若是云蝶在试炼秘境中出现什么意外,以云飞的性格,将会以血腥般的手段,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报复。

这段时间来,他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望力量,那种生命不能自主的感觉,让他几乎发疯发狂,这样有利修炼的条件,他还是毅然决然的放弃,可见他下的决心并不小,心中也是千般的不愿,万般的不甘。

云飞抬头,看着那双睿智而精湛的双眸,稚嫩的眉宇间有些愁绪滋生,那种愁绪渐渐变得浓郁,难以化解开来。

“你有牵绊?”清池看出来了,这样问道。

云飞diǎn头,没有隐瞒,将古城发生的经过説了一遍,不过,关于噬魂兽的事情,被他隐瞒了下来,只説自己是趁机逃走。

清池听闻云飞的讲述,心中更加的赞赏,这説明云飞重情重义,也许将那件事拜托他为合适,只听他笑着道:“在你进入这处秘境时,可曾发现四季变换?”

没错,他的确看到了,而且心生疑惑。

云飞承认,且説出了自己的不解,清池也没有保留,将为何出现四季更迭的奇景解释了一遍,不仅让云飞眉宇间的愁绪雾开云散,而且,换上了惊喜的神色。

清池説的事情,让云飞震惊,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处神秘的空间居然有这种独特的能力,这是任何人都梦寐以求之物,可从来未曾听闻过有人拥有过此物,即便是前世,他也没有见过。

据清池所言,这处神秘的空间之所以四季更迭,是因为时间流速的问题,在这里呆上十日,外面才过去一日而已,如此一来,云飞在这里修炼个几日,也不会影响试炼,更不会影响他寻找云蝶的计划。

不过,据清池所言,这个空间虽然能够起到时间加速的效果,但由于经过那么悠久的岁月,维持这片空间的主要部件能量几乎消耗殆尽,如果再没有人到来此地,这处空间也会随之坍塌,而他的那道意念也随之消失,从此后,世间再也没有清池此人。

世间强大的利器不是神兵利器,而是无情的岁月。任你实力冠盖群雄,任你惊才艳艳,也经不住岁月的洗礼,都会化成一堆枯骨,淹没在时间的长河中,埋没在历史的尘埃里。

“日后若是你能寻到我的女儿,就将我的尸骸化成骨灰,转交于她吧。客死异乡,这种感觉着实让人心中不舒服。”清池在説此话时,精湛的目光显得有些黯然。

无论实力多么强大,在别人面前如何分光无限,在临终的那一刻,他们所想所做,无一不是想要落叶归根,可惜,很多人都未能如愿,便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甚至连灵魂都未曾留下,轮回更是无从谈起。

“前辈所言甚是,晚辈记下了。如果将来有机会清孌前辈,晚辈定会将您的骨灰转给她,让您落叶归根

六道共主  149章 聚经凝龙

。”听完清池的讲述,云飞郑重的承诺道。

话虽如此,对于能否找到清孌,云飞也是毫无把握,毕竟,过了那么久的岁月,前者是否还在人世还是两説之事。他之所以这样説,只是为了让清池这位等了无数岁月的老者,能够得到心灵的慰藉罢了。

清池diǎn头,眸子中有些显得激动,他没有再多言,告诫云飞抓紧时间修炼后,他便化成了一团白光,从原地消失不见,融入了虚空之中,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已经消亡,因为这个处神秘的空间并没有坍塌。

看着清池消失之处,云飞心中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将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扔出了脑海,找了一个毗邻水潭的岩石盘坐下来,闭目修炼,感悟龙行九变诀的精华。

体内,灵力沿着龙行九变的心法要诀运转,那一条条急涌的经脉,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芒,宛若雕琢而成的白玉一般,它们一根根的移动着,相互交错,盘旋,看上去像是一条条仰首而啸的神龙,要乘风而去。

云飞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心法要诀的图上,完成种姿势,九张图意味九种不同的姿势,而每一种姿势做出来都非常的艰难。

经脉的移动无疑为让疼痛,和静脉断裂再重组相比,都不弱,豆大的汗珠从云飞光洁的额头上滚落而下,小脸凝重而紧张,毕竟他这是次修炼龙行九变,虽然有图文参考,但想要融会贯通,却不是一朝一夕之事,那是需要长年累月的沉淀与打磨,方才能够做到。

经脉移动的痛苦一般人难以忍受,即便是云飞,也是紧咬牙关,之事几息的功夫,脸色便变得十分的苍白,没有一丝血丝,煞白的吓人。

而这,也仅仅是移动了一条经脉而已,依照龙形九变口诀心法的要求,需要用九条经脉在体内凝聚成一条神龙,不仅能够帮助灵修者提升速度,而且到一定境界,还能召唤出神龙对敌,只不过,这一步还很遥远,他需要不断的努力。

“呼!”

云飞深吁了口气,低喝一声,“再来!”

云飞很倔强,即便疼痛难忍,脸色苍白,但这还没有到达他的极限,他知道,这离他的极限还差很远,他要突破自己的极限,一鼓作气将九条经脉从血肉中剥离出来,凝聚成神龙。

他想的还是太简单了,当他将第二条经脉从血肉中剥离出来,他心神俱疲,气海中的小人比先前暗淡了许多,身上也出现了细密的裂纹,如同破裂开的瓷器,布满了全身。

如果他再不停下来,继续剥离体内的经脉,很可能会导致灵魂就此破裂成碎片,散落一地。

经脉剥离不仅有损肉身和灵魂,而且还十分的困难,每一根剥离困难的程度,都会成倍的增长,即便有这个神秘空间时间加速功能相助,想要在短时间内凝聚成神龙,不用非人的手段,只怕很难做到凝练成功。

不得已,云飞只能停下剥离经脉的想法,不是他不想继续凝练,而是不能。

从圆盘空间中取出疗伤的丹药,云飞吞服入口,便调息了起来,恢复精气神,不仅如此,他还运转了九衍诀,疯狂的从虚空中汲取那浓郁的灵气,而后炼化灵力入体,补充自身的损耗。

“不错,也许你能帮我完成一件事。”虚空中,身穿白袍的清池看着盘坐在岩石上的云飞,捻须而笑接着便是一声长长的叹息,精湛的目光中,闪过一抹异色。

当云飞在神秘的空间中疯狂的修炼时,远在不知多少里外的天陵城,在进行一场唇枪舌战。

“楚洞主,説话要有真凭实据,别以为我们清风宗现在没落,就是好欺负的。”云天岚和楚绶两人站在一间大厅中对持着,彼此身上都散发着怒气。

“哈哈,云天岚,你以为自己突破小灵天境就自以为能和我们摩崖洞对着干吗?啊,你太天真了,我们摩崖洞要想灭你们清风宗,根本不需要找任何借口,任何理由!”

楚绶怒极反笑,大声的喝道:“我儿死在云飞那个小畜生手里,他的手下已经招供,你想还想抵赖,真以为我们摩崖洞不敢动手吗?”

“楚洞主,据我所知,那个叫瘦猴的少年,不过是你们威逼而招供的,那样的证词就连三岁孩童也不会相信,莫不是楚洞主的智商沦落到了连三岁孩童都不如的地步吗?”水月踏出一步,和云天岚并肩而立,话语虽然平淡如水,但却是字字诛心。

“水月洞主,我知道你和云天岚私交甚笃,我们摩崖洞敬重你们大师姐,这才处处让步,不以为有你师姐撑腰,就敢在我们面前指手画脚。”

楚绶断喝一声,道:“这是我们摩崖洞和清风宗的事,还望水月宗主自重,莫要掺和进来,不然,莫怪我楚绶无情。”

“啧啧,这里真够热闹的啊!”

就在双方争执不下,吵的不可开交时,怪笑声从门口传来,话音未落,几道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安阳治疗阳痿医院
吉林好的牛皮癣医院
三亚治疗癫痫病方法
武汉博大男科医院预约挂号
成都神康癫痫病医院张志高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