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雅安信息港 > 故事

教育改革难逃官场教育大环境

发布时间:2019-12-11 05:09:38

教育改革难逃“官场教育”大环境

近日,国务院通过众多媒体发布了招生考试的改革制度。媒体将亮点概况成 不区分文理科 ,未免有些片面。我建议大家先读一下郑也夫先生的一本书《吾国教育病理》,了解深层次的病因,相当于间接地古今中外考证一下,再回头看本日出台的新制度,或许从中能更细的品读出滋味来。 先说政策的范围。从时间上,主要涵盖了小学到大学前这1阶段,从流程上,仅限于招生和考试,而不触及入学后,本质上还是解决 门槛工程 。因此

,整体上看还是从局部入手,试图破解当前的主要困难。但是除了考试,如何在平时客观公正的评价学生的学习行为,并将学习效果和素质、素养的目标挂钩,从现在看依然没有好的解决方案。如果说政策的亮点,还是有的,但是每一个亮点的亮度是不是能照亮全局的通途,个人表示存疑。 亮点一:增加2015年起增加使用全国统一命题试卷省份

。 改革动机: 各地教育基础差异极大,全国统一命题的好处在于阅卷的本钱低,体系内的省份越多,区分度越高;省分之间自由调配、统一政策确实有利。 风险: 1. 法外开恩 的省份仍然有较强势的话语权,如果有一部分名额要强制分给农村和边远地区,那么 强势大省 要末维持录取比例,要末提高总录取人数,中间的博弈和暗战必将激烈,同时学校可容纳的人数、整体投入也不是没有上限。 2. 从学生而言,户籍藩篱下的异地上学,本地考试将不可避免,因此如果不能提早得悉是否使用全国统一试卷,对于学生和家长而言,无疑是在用孩子的前途赌博。 亮点二:校长签发录取通知书,而不是招生办主任。 改革动机: 从招办收权,迁移主体,实行校长负责制,下降择校中权钱交易的可能性。 风险: 校长也许不会真的审核每一个学生的背景,做具体工作的还是招办,增加的只是审批程序。效率是升是降暂且不说,客观上乃至只会增加择校的成本(原来搞定一个人,现在至少要两个人)。因此,应该反过来研究如何在招生中采用制衡和监督机制,而不能仅仅扩大一把手的职责和权力。 亮点3:减少和规范考试加分,地方性高考加分只适用于省属高校当地招生。 改革动机: 改变证书满天飞的局面,第二类权钱交易的比例下降。 风险: 中国人始终有挥之不去的证书情节(看看满大街的小广告就知道了)。而背后是个人和社会信用体系的缺失。银行的征信系统也好,民航铁路的黑名单也好,甚至将来的不动产登记也好,都还是从局部去采信。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全国联的信用体系难道是不可能完成的工程 亮点四:上海市、浙江省分别出台高考综合改革试点。 改革动机: 江浙人士擅长考试,群众基础雄厚明清时期直到现在都占据了半壁江山。因此

,从他们入手

,那怕试点失败了,也无伤大雅。 风险: 作为整体打包的试点地区,自主选择考试科目,外语可以考试两次是其中亮点。综合化的试点试图打造综合型高素养的人材加工厂,这本书并没有问题。但是如何将隐形的效果显性化才是关键。这里要替外语说句公道话:如果一个现代人不掌握外语(主要指英语),很难在现在这个知识折旧快速的年代实现终生学习,一个人的格局和视野也很难跳出中国,跳出官方的框架。因此,下降英语考试分数占比是错误的。不仅如此,在找到更好的教授语文的方法前,增加英语占比才是正道。没必要担心人才外流,因为外流的不一定是人材,真正的人才都是国际化活动的,就看你如何吸引他们了。 亮点5:推行自主招生安排在全国统考之后进行。 改革动机: 这可能是遭到香港大学的启发,学生安心备考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部份提前录取也并不一定是坏事。从 赌博式 的报志愿到得悉分数后的理性分析,是一种进步。 风险: 港大虽然风头依存,但是从几年以后的效果看

,大陆的状元是不是适应香港的教育体系还是很大的问题。 华约 和 北约 的存在,一定程度上是无奈之举。从投档分类到平行志愿尽管也是顺应了学生的要求,但是更多的还是从招生运营的角度去局部改善,而不能从机理上达到千军万马提前分流的目标。如果连提早录取的路也被堵死的话,从7月底成绩出来到8月底完成录取的阶段,就成了招办全年劳碌,甚至黑暗的时间段。很难说更多的学生会从中受益。 亮点6:增加中西部地区和人口大省的录取率。 改革动机: 解决区域的不公平性,按照人口比例解决入学比例的问题。这被解读为针对北上广深地区的属地倾斜政策,给更多 落后地区 的学生以公平待遇。 解读: 北上广这些地区被认为试题容易,曾有衡水中学的1名 做题机器 放言:北京的高考题也就相当于我们这里的高1的试卷水平。如果论做题,别说4中,可能人大附中的学生都做不过这所 河北牛校 的学生。可是我们从另外及个方面来看:首先,河北学生过的是正常人的生活吗其次,就算考上了北大清华,如果跟踪一下今后的社会贡献,有几个衡水中学的学生扬名立万的呢很有可能是由于他们提前透支了所有的精力和热忱,到了大学以后就完全泄气了。第三,创造性、视野和格局这些隐性的东西,到底谁更有优势呢插一句题外话,北京早已不是北京人的北京,北京大学也早已不是北京人的北大。这里仅仅是首都和首堵而已,儿时故乡的身影早已面目全非。现在非有人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则能不叫人痛心 美国众议院是按照人口来的,但是更高级的参议院可是每个州两票。因此,单纯的剥离 贵族的蛋糕 ,或重新分配蛋糕,都不能改变现状,的结果极可能是双输:即发达地区的学生学术水平被拉下来了,而落后地区的学生未必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这一点很像城市中富人区和穷人区的概念。如果强制富人和穷人混居在一起,可能是两头都不讨好。绝大多数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自由选择,还是分开好一些。

浙江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泰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大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怎么样
廊坊开发区人民医院
青海如何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