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雅安信息港 > 养生

畅想我国移动通讯市场未来20年0

发布时间:2019-04-25 17:32:04

产业经济学者、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讯政策与管理研究所研究员廖小伟

未来20年移动通信技术

探讨未来20年移动通讯技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对移动通讯发展来说,技术进步增进了生产效力的提高,是供给曲线快速右移的重要、基础性、长期性的驱动因素。因此,在分析未来20年业务产品和竞争监管之前,从产业经济的视角来探讨未来移动通讯技术显得非常有必要。

,移动通讯络在向“泛在络”或“无所不在的络”演进。从络架构上来看,“泛在络”范围远大于传统有线络或无线络,更多的是将原本不属于电信范畴的技术,比如传感器WSN技术、标识RFID技术等各种近场通信NFC技术纳入其中,从而构建起一个真正的无所不在的络。明显,“泛在络”是一个综合体,既包括固定移动融合FMC的接入络,又包括IP多媒体系统IMS及其演进技术为主要特征的基础性络;这类基础络上层拓扑结构,可以是客户服务器等有中心模式,也可以是P2P、Adhoc等无中心模式。

第二,移动通讯带宽将越来越宽、单位成本将急剧下落。随着FMC技术发展,人们将不再关心接入技术是固定的还是移动的,感觉不到使用的是哪种技术,只是感觉到自己一直在移动通信;业界也不再谈论移动对固定的替代效应,由于上层技术全部是IP化、分组化,底层则是FMC化。但是,移动通讯带宽将越来越宽,本钱将越来越低,而通讯质量QoS将越来越好。

可以理解的是,“泛在络”除解决随时随地任何人之间的通讯外,还解决人与机器以及机器与机器之间的通讯;可以预见的是,“泛在络”将提供兼容多种固定与无线技术的FMC融会接入络,而且还可以无缝切换;可以想象的是,“泛在络”将突破现有的终端技术,除了融会计算机、消费电子和的3C终端之外,只要是嵌入了NFC芯片,都将成为移动通讯的主体。

可以断言,20年以后“移动通讯”一词将成为历史,正如现在的“电报”、“BP”等。而所谓的“泛在络”或其他甚么络将越来越易控,通信终端或其他什么东西将愈来愈智能化,甚至直接和我们的大脑对接。

未来20年移动通信业务

在技术及供应、需求的驱动下,未来20年移动通讯业务将加速向IP化、多媒体化演进,并进一步加速通讯业务与互联业务之间的融会会聚。由于互联希望通过在Internet结构中增加部分的控制能力,而电信界则乐于引进IMS、FMC等技术来提供传统的话音和新兴的数据业务。目前看来,这两个不同出发点,各自催生了两类融会性的业务:移动互联业务、移动增值电信或移动信息服务SP业务。

由于移动通讯带宽不断提升而价格不断下落,以融合语音、视频的即时消息IM等为代表的互联通信平台,将极大地冲击传统的移动市场,业务将打包并近乎免费。同时,由于移动支付和其他电子支付手段的发展,移动信息服务SP将逐步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个性化的互联业务。

不仅如此,WebN.0商业模式将不断发展,大量的用户将与互联企业分享利润,从而产生一种新兴的内容产业,主要表现为草根类、互动类的业务,正如目前业内所谓的“用户产生内容UGC”。UGC业务之所以将大行其道,本源就在于络经济和体验经济这两大效应。络效应体现在:加入社区的用户越多,产生的内容越多,每个用户得到功效也就越高。体验效应体现在:虚拟世界更多地满足了社交认可、自我实现的需求。根据马斯洛需求理论,在满足了基本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和社交需求等以后,社会认可和自我实现需求就成为主要的需求点。

上述融会性、个性化的种种移动通讯业务,将随着终端发展而不断演进。也正是由于技术延续进步和革新,带来了的芯片、显示屏、电池等主要元器件的本钱大幅下降,容量和处理能力得以急剧提升和放大。可以稍微夸张地说,将成为包罗万象的科技怪物,将不仅是通讯工具,还可以是钥匙、钱包、电脑、电视机,可以是教室和医院,乃至还可以是我们皮肤的一部分。

未来20年移动通信竞争

首先,未来的移动通信产业在我国市场经济渐进改革的积极推动之下,其产权结构将延续走向多元化;民营、外资都将成为产业产权的主要表现形式之一。产权深化改革主要体现在企业公司治理改革方面。未来20年,产权与企业改革将进一步提高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

其次,我国移动通信产业的竞争结构将充分市场化。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1是,各市场的准入政策将进一步放松,极可能不再实行业务经营许可管理模式,或仅仅在具有瓶颈效应的接入络和无线频率资源等环节有限地实行。2是,产业链分工协作进一步细化,垂直市场将具有非常明显的分层演进趋势,络和业务将进一步分离。随着移动通信竞争结构延续改革和调剂,不论是水平市场还是垂直市场,占市场优势地位的移动通信企业的市场气力将不断减弱,市场的潜伏可竞争性将不断增加。另外,在络和业务层面,电信、广电条块分割将进一步被打破。所谓的3融合,并不是广电、电信二者的利益之争,而是向以IP技术为主导的计算机络技术发展,进而向信息服务大行业演进。

再次,我国移动通讯市场的竞争行动将日趋复杂,市场监管将向专业型行动监管模式转型。在“外科手术式”重组和结构性改革以后,我国移动通信产业竞争结构将逐渐形成;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国移动通信产业正在跨入“后结构性阶段”。因此,市场监管面临着如何转型和深化的巨大挑战。从法理分析与国际比较来看,由于具有自然垄断、国计民生和技术革新频频等属性,在“后结构性阶段”,相对独立的市场监管机构,需要进一步融会反不正当竞争和反垄断等职能,重点需要转向如何引导和规范市场行动。

鉴戒国际经验,结合我国通讯市场国情,从紧迫性、重要性和缺失程度来看,应当重点研究并监管滥用市场优势地位与显著市场势力SMP的行动,卡特尔合作行为和垂直市场束缚行动等。预计在未来3G商用以后,层见叠出的市场竞合行动将表现得更加扑朔迷离,比如异漫游、站址与设施同享、层间竞争与转型一体化等。其中,络与业务之间的层间竞争与转型一体化,将是市场监管工作的重中之重。

现阶段,在技术革新与市场开放的两重作用下,与固定络通讯一样,移动通讯也将面临转型的问题,即如何转型为综合信息服务企业。所谓的综合信息服务,除通信业务以外,还将包括互联信息业务、团体ICT业务、移动信息业务及其平台业务等。

层间竞争与转型一体化,将给监管者带来两方面的挑战。一方面,市场监管需要积极支持移动产业转型及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市场监管还需要保护产业上下游的中小企业。因为,拥有移动接入络设施的大型移动通讯运营商,可能对产业链中的中小企业产生挤压,从而破坏公平有效的竞争环境。

总之,市场的竞争与监管,需要到达下降新技术的扩散本钱、增进消费者的福利等多重目的。未来20年,移动通信产业的产权改革将进一步深化,竞争结构将进一步调解并市场化,而竞争行动将进一步复杂化;未来20年,如何调理移动通讯层间重构与垂直市场的束缚行动,增进产业集群的和谐、协同发展,将成为市场竞争与监管转型的重要方向。

冰桶挑战利鲁唑
经常眩晕是什么病
产后流血异常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