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雅安信息港 > 育儿

流年镜子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16:57

他坐在我面前,不停地摆弄打火机。时不时抬头看看我,随即又避开我的眼睛。我试着轻轻挪动身体,老旧的沙发随即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他猛地将火机摔在地上,发出砰地一声巨响。“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我吓了一跳,看着他满脸疤痕仿佛月球表面的坑坑洼洼,眼睛几乎挤在一起,鼻子仅剩呼吸的两个孔,嘴唇缩起露出粉色的牙龈和惨白的牙齿。“我,我没有。”  他冷笑,惨白的牙齿看起来更让人害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我知道,你一直想赶我走,甚至不愿意见到我。”  我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身体不住地颤抖,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拉锯战。“不,不是。这辈子,我永远都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是吗?”他摸摸凹凸不平的脸,“就我这副样子,你会留下?”  我紧紧抓住沙发的边角,手心一直冒汗。“会,会。毕竟,这不是你的错。”  他仿佛被激怒了,紧握住拳头狠狠砸向桌子,一声闷响,他的手渗出了血。“不是我的错?怎么不是我的错呢?这就是报应啊!”  “当年小区着火,你不顾众人劝阻闯进火海,虽然救出了人,自己却烧伤了。这,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我小心翼翼地说,生怕触动他敏感的神经。  “是吗?”他看着桌上的血,仿佛盯着一件艺术品。“我后悔啊。你知道吗?我后悔啊!”  老旧的沙发将我的身体牢牢卡住,昏暗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更让人触目惊心。我闭上眼睛,想象着他从前的样子,可怎么都想不出来。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那时的他热情开朗,如果不是那场大火,他应该过着平凡、普通的生活。“可是,后悔,后悔也没用。至少,至少王叔一家对你一直心怀感恩。如果不是你,他们早就葬身火海了。”  桌上的血已经干了,他用指甲一点一点地抠起来,块状的血迹在桌上堆成一个血红凸起的小包。“感激?这种骗人的话你也肯相信?王叔说要把闺女嫁给我,结果呢?我被烧伤还躺在床上的时候,他就急匆匆地将闺女嫁去了外地,直到生了孩子才敢回来。那个孩子长得可真水灵啊,白嫩的皮肤简直能掐出水来。”他瞪着眼睛,右手狠狠地攥在一起仿佛那个孩子就在他面前。  “王叔当初不是说了吗?只要他女儿能看上你,他就同意。这跟王叔没什么关系。”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后背一片冰凉。  “胡说!我这副模样谁还会看上我?你吗?就算姑娘愿意,又有哪个父母会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我这样的人?!”他的头发早已在那场大火中烧光,医生说已经破坏了组织,重新长出头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抱着满是疤痕的脑袋,声音微微颤抖,“你知道吗?昨天出门的时候我忘了带帽子和墨镜。楼上王叔的外孙女见了我竟然哇哇大哭。王婶一看孩子哭了,呸了一声,转身回去了。你知道吗?那可是王婶啊,小时候我一直在他们家吃饭。王婶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没想到……”  “我知道。可是,这并不是你放弃一切地理由。我希望你重新振作起来。”我捂住胸口,心仿佛被挖空了,只剩下嗖嗖作响地寒风在胸口呼啸。这么多年过去了,王叔和王婶的态度由一开始的感激涕零到如今视而不见,他不是傻子,我也不是。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悄悄改变。小区曾经熟悉的人逐渐搬走,再住进来的人见到这副模样的他只会尖叫、追打甚至报警。  “振作?”他抬起头,血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振作?你让我怎么振作?我像是躲在阴沟里的老鼠,只能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出没。十年了,我躲在这洞穴一般的房间,吃饭、睡觉……你难道不清楚吗?”  “因为这样,你就放弃了这一切吗?包括你喜欢的人,喜欢的事,和你一直坚持的梦想?!”我逐渐加大了声音,“你一味地自怨自艾,你以为老天不公,你以为社会不公。你从来没想过,这一切都来自于你的心。”  他的眼神逐渐暗淡,身体晃了一下,脸上紧绷地肌肉逐渐放松:“你说得对。这些话我听过无数次。我自我安慰,自我治疗。一开始,我以为,只要有足够地热情,总会有人会接纳我。想当年我躺在医院里,虽然浑身伤痛,可我一点都不难过。身体的伤痛我能忍受,可人们一副避之不及地样子我却不能忍受。你不会不知道我的感觉。”  我刚鼓起的勇气被他戳破,逐渐恢复干瘪的样子:“我知道,我看得到你的痛苦,也看得到你的愤怒。不管怎么说,振作起来。”  “不!”他愤怒地将面前的杯子摔在地上,“你让我振作,我怎么振作?出去工作吗?你觉得我这副样子谁敢用我?我这辈子已经完了,你不要再说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整天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结果呢?告诉你,哪怕你再听话,表现得再好,也不过是过街老鼠罢了。就算你温文尔雅、风度翩翩,这些有什么用呢?不过是让人再加一句,衣冠禽兽罢了。哈哈哈……”他大声笑着,粉红的牙龈配着惨白的牙齿更加诡异。  他的话仿佛一把锋利地小刀,一寸一寸得将我凌迟,我喃喃地说道:“衣冠禽兽?”  “你忘了吗?烧伤后第二年,你沉浸在网络世界不肯出来。你在网上恋爱,虽然遇到心仪的人,却迟迟不肯见面。你在网上不断包装自己,直到那个女孩不在乎你的长相了,你才同意见面。没想到,对方还没听你说完暗号,就尖叫着逃跑了。你不是说振作吗?如果真想振作,那就打开电脑,继续包装自己啊!”  我闭着嘴,不愿意说话。过往得一切仿佛电影一般在我眼前飘过。一瞬间,所有的委屈、耻辱都出来了。  他哈哈大笑,满意地看着我的表现:“怎么不说话了?我的话是不是戳中你的心了?曾经一切不是已经忘记了吗?实话告诉你,这么多年所受的苦,我忘不了,你也忘不了。不过你喜欢自欺欺人,我喜欢实话实说罢了。”  ​我早已落入了他的陷阱,却不自觉地越陷越深。“你不要再说了!”桌上早已没有东西可扔,我只能抱住头不住地叫喊,“你不要再说了!你就是个疯子!”  “为什么不说呢?这些事你感同身受啊。你还记得去年坐火车的事吗?检票员拿着身份证低着头看了老半天才敢抬头看你一眼。将身份证塞进你手里,大叫着跑了。你难道忘了周围看热闹的人是怎么说的吗?”  我抱住头,却又迅速放开。我总是习惯将不愿意回忆的事情放进盒子,然后一层层包裹。他的话却像一把锋利的小刀,一层层剥开我厚厚的伪装,直到血淋淋的真相摆在面前时,我才明白,原来那一切真地发生过。  检票员大叫着跑开,周围看热闹的人却越来越多。很多人都想看看我长成什么样子,等真的看到,无非是往地上吐一口唾沫,说一声“真他妈晦气”转身离开了。临走还不忘温柔地安抚吓哭的孩子。我仿佛被人脱光,赤裸裸地打着颤站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接受一道道鄙夷的眼神。我将这段记忆放进盒子,从此不再开启。我以为时间久了可以忘记,没想到事情过去这么久,我依然记得当初的每一个细节,包括心颤抖的声音。  “想起来了是吗?”他声音尖锐,“没有人会忘记那种事,尤其是你。”  “不,不要再说了!”我将身体窝在沙发,温暖一点一点将我包围,心却依旧冰冷。  他满意地咂咂嘴,布满疤痕的脸此时更加恐怖,“为什么不说?你以为救了他们的命,你就是救世主?你以为别人听说你的英勇事迹会争相报道?一开始或许会。可是,你不要忘记,这一切取决于你还有价值的时候。一旦没了价值,你,只能躲在这个小房间,这辈子都出不去。时间终究是个绝情的物件,能让人忘记爱、恨、情、仇,却不能弥补你受的伤害。”  我仿佛即将溺死的人,想抓住一根稻草,没想到却被别人捷足先登,不过三言两语他就将我的防线破开,“不要再说了!”我站起来,看着满脸愕然的他,“你不要再出现我面前了。滚!”  他笑笑,“我滚可以,除非你跳下去!”他挤在一起的眼睛闪着精光,嘴角的肌肉微微颤动,“跳下去,我们就解脱了。想想你受的苦,想想别人的眼神……想想因为你这副模样早逝的父母,想想这一切……”  漆黑的夜闪着星星点点的灯光,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坐在窗前感受自由的空气。  “跳吧,跳下去你就解脱了。”他的声音不再尖锐,反而带着一股自由的魔力,将我一步步地牵引。  我一寸一寸地轻抚摸凹凸不平的脸:“你也解脱了。” 共 311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呈现原发性早泄应如何治疗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