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雅安信息港 > 娱乐

太上章 047、樊室之乱(下)

发布时间:2019-10-13 00:31:42

太上章 047、樊室之乱(下)

有人建议迎樊翀归国、再登君位,但这个建议遭到了国中很多势力的反对,一番暗流涌动之后,终是樊康的侄子樊寨登位。新君是谁,当然经过了一番争夺才确定,但朝议时各方势力都一致认同,继位的新君必须为樊康报仇!

国恨家仇,是大义名分所在,也是新君必须继承的政治遗产,或者说是不得不背负的。樊寨继位后所做的件事,就是派使者前往巴室国质问少务——为何在两国商谈结盟之时,遣刺客来刺杀樊君?

樊寨同时颁布了全国总动员令,集结与征募大军进行国战准备,假如巴室国不能给樊室国一个满意的交待,樊室国必将兴师问罪。

巴原上的各种消息很乱,但纷杂的传闻中能看楚一条清晰的思路,就好像总有人在适时推动着事态的发展,很快便有人又给这一不可思议的事件提供了合理的解释。

大家都知道,不久前樊康欲与巴室国联姻,并指名迎娶君女少苗。可是巴室国中却出了一场闹剧,镇西大将军盘元氏居然拐带少苗私奔了。

樊康身为堂堂一国之君,竟然受了这种羞辱,大怒之下拒绝与巴室国结盟,并宣称要与帛室国结盟报复巴室国

。有人为了阻止这件事,便刺杀了樊康。此事可能就是巴君在幕后指使,也可能是彭铿氏大人有意纵容,但动手的是盘元氏大将军本人。

刺客怎么又成了盘元氏大将军?这又是一条惊人的劲爆消息!原来巴室国中新受封的镇西大将军竟是个妖怪、一条狗变成的妖怪,其身份就是彭铿氏大人身边的那条狗盘瓠。

紧接着又有一种说法流传,巴君少务宁愿将妹妹嫁给一条狗,也要拒绝和樊室国的联姻,因为这是彭铿氏大人的意思。一时之间,巴君少务承受了很大的舆论压力,而虎娃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虽然樊室国在喊着缉拿凶手,但真正的凶手盘瓠反倒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因为盘瓠杀了樊康,巴原上的局势一时大乱,乱得有些让人看不懂了。帛君帛让适时站了出来。表示帛室国与樊室国结盟。而他要为盟友主持公道,帮助樊室国报仇!帛让调兵的动作比樊室国更快,大军已在边境一带集结,国中更是早就下达了总动员令。

当然了。巴室国那边也有消息传出,有关的各种传闻如今皆受人关注。有三件事迅速传遍了各地。

其一是彭铿氏大人不久前曾集合望丘城民众,浩浩荡荡跑到孟盈丘,为他的师弟盘元氏向君女少苗提亲。二是盘元氏大闹朝堂。当众表示辞去镇西大将军之职,并翻脸离去。三是巴君少务在朝会上商议如何处置盘元氏。却与彭铿氏大人发生了争执。

樊室国派使者来到巴都,要少务给个解释和交待。少务的态度则很明确,他认为盘瓠杀樊康是私人恩怨。与巴室国无关,而且盘瓠也受到了通缉。巴室国同样在抓这名刺杀樊康的凶手。

樊室国的国使在朝堂上悲愤地质问少务:“请问巴君,我国主君何罪之有?他是为了答应与巴室国结盟、提出了联姻结亲的要求,却招来了杀身之祸!巴君若不交出凶手。并亲往樊室国吊唁,难息万民心头之愤!”

少务表达了哀悼之情,显得无比遗憾与伤心,为了表示歉意,他赠送了大批珍贵的财货以抚恤樊康。至于凶手盘瓠,正在缉拿之中;让少务亲自跑到樊室国去吊唁樊康,当然是不可能的。樊室国要求未能得到满足,两国之间的冲突已难以避免。

退朝之后,少务板着脸连晚饭都没吃,带着亲随侍卫悄然离开王宫,乔装来到了学正大人的府邸,而虎娃已经摆好饭菜在等着他。

一见到少务,虎娃便招呼道:“看师兄心事重重的样子,一定还没吃饭吧?我们也好久没有坐在一起吃顿饭了,来来来,快坐下!”

少务瞪了他一眼道:“一顿饭菜,就想安抚本君的忧心吗?少苗在哪里,快让她出来见我!”

虎娃:“少苗就在后面,她怕你生气,所以没有迎出来。还有一个人正和少苗在一起,他也想见你,请师兄千万不要动怒。”

少务一怔,随即拍案道:“那混球回来了?还不快出来见我!”语气虽严厉,但也难掩一丝惊喜。他这几天一想到盘瓠就来气,但也不希望盘瓠出事,能平安归来当然是好事。

盘瓠低着头从后面走了出来,怀里抱着个方方正正的木头匣子,小苗也跟在他的身边,同样低着头,伸手悄悄牵着盘瓠的袖子。少务站起身道:“汪汪师弟,你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居然还敢回来!”

小苗却弱弱地说道:“这里有兄长您在,还有彭铿氏大人,为什么不敢回来啊?”

听见那一声汪汪师弟,虎娃的嘴角便露出一丝笑意,少务既首先这么称呼盘瓠,显然就没打算把盘瓠怎样,确实也不好把他怎样。

盘瓠上前一步,将那木头匣子放在案上,闷声道:“师兄,樊康的人头在此。”

少务退后一步,摆手道:“你居然还把樊康的人头带回来、放到我的面前?你知道这颗人头如今有多烫手嘛!你破坏了我的大计还不够,如今刺杀樊康这个黑锅,也要让师兄我来替你背吗?啥事不能好好商量,非得跑去杀人!”

盘瓠嘟囔道:“我也没让你把人头拿出去,就是给你看一眼,好叫你知道我是真的得手了。我与樊康是私人恩怨,杀他是我自己的事情,与师兄以及巴室国无关。”

少苗又挽住盘瓠的胳膊道:“樊康有什么不能杀的?他根本就不是诚心与巴室国结盟,而是受人指使要挟兄长你,还企图挑拨巴室国君臣关系,这种人早死早了!……盘瓠杀了他,是为巴原除害,这是英雄之举!”

小苗说话时侧脸看着盘瓠,神情就像在看着一位英雄;盘瓠是不是巴原上的英雄且不论,反正是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少务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又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办?别忘了巴原各国如今都在通缉盘瓠。”

少苗居然笑了:“这有什么好担心的,难道真有人会抓盘瓠吗?只要盘瓠不跑到城廓广场上大喊——我就是国君通缉的要犯、杀了樊康的刺客,恐怕也没人会找他的麻烦。”

虎娃苦笑着点头道:“小苗说的倒是实话。”

巴原三国如今都已下令缉拿盘瓠,帛室国是以盟友的名义凑这个热闹的。但对于帛室国各城廓的官员和民众来说,谁认识盘瓠啊?盘瓠虽已在巴原上扬名,但那就像遥远的传说,谁都不会认真地执行这个命令、搜拿什么刺杀樊君的凶手。

至于在巴室国境内,镇西大将军之名如雷贯耳,而如今大家也知道了这位大将军居然是一条狗变的妖怪。这样的奇事是容易流传开的,盘瓠之名简直都快家喻户晓了。但话又说回来,谁又会真的卖力去缉拿盘瓠,主动去找不自在吗?

就算明知道盘瓠在什么地方,恐怕有关人等也会装做不知道,真动手去抓盘瓠,难道还想等来国君的奖赏与彭铿氏大人的感谢吗,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干。虎娃已公然摆明了庇护盘瓠的态度,想找盘瓠的麻烦,就是和彭铿氏大人过不去。

再说了,盘瓠可是一名大成修士,连国君都刺杀了,是那么好抓的吗?寻常人连想都别想!

至于樊室国境内,官方要抓盘瓠的态度是明确的,谁也不敢说自己不会认真地执行君命。可是樊康之死的消息传到民间,民众们却拍手称快,尤其听说了樊康是被狗咬死的,很多人都暗道一声——该!

樊康喜怒无常、暴戾凶残,尤其是重登君位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倒霉的是他身边的内侍与宫女们,不慎获罪便会被扔去喂狗。国君身边的人,多少与国中各大势力都有点关系,被恶犬撕食的宫人们,也是从各大部族中挑选入宫的。

由此可知,樊康很不得民心,特别是他先后两次在位期间,国中又出了一位贤君樊翀,有樊翀做对比,更显出樊康的不堪。盘瓠的事迹流传开之后,在樊室国底层民众的心目中,差不多已把他视做英雄了,守护心爱的女人、抗击暴君的大英雄!

在城门、关卡搜查可疑人等、奉命缉拿各路“凶犯”者,恰恰主要是层的官吏。盘瓠成了这些人心目中的“英雄”与“义士”,这也是始料未及的情况。

经小苗和虎娃这么一分析,还真的没什么人会去抓盘瓠,盘瓠尽可行游巴原各地,只要谨慎些不要主动表明身份。少务有些无奈地摆了摆手道:“就算是这样,你们也得离开巴都找个安全的地方。……先吃饭吧,吃完饭再商量如何处置这颗人头!”

这几人也难得坐在一起吃顿饭,已将那装着人头的木匣收了起来。然而他们刚刚坐下,就听见府门外传来喧哗之声,藤金在门前喝问道:“什么人,竟敢持械围堵学正大人府门?”

又有一个声音高喝道:“我乃巡城将军黄园,奉国君之命缉拿凶犯盘元氏,请勿阻拦!”(未完待续。)

吉林哪家治白癜风效果
广东哪些治疗妇科医院好
安徽看癫痫病医院哪个
江苏治疗早泄哪所医院好
潍坊医院治疗牛皮癣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