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雅安信息港 > 娱乐

伽蓝法相 百九十六章 腐蚀经脉

发布时间:2020-01-16 23:49:02

伽蓝法相 百九十六章 腐蚀经脉

百九十六章腐蚀经脉

云甘凡全力一击的铜拳打在狐仙三太爷身上,但云甘凡只觉得他的铜拳已被腐蚀,云甘凡“呜啊啊啊啊‘的惨叫,原來就在云甘凡铜拳快要击中狐仙三太爷的时候,狐仙三太爷立时用出腐蚀气墙,铜拳气劲和腐蚀气墙两股怪力相撞,两人所处的空间,气劲登时肆虐引得沙石乱溅,

气劲相互牵扯碰撞,两人同时被气劲反弹,分开数丈之远,云甘凡撞及一棵大树干,树干登时下陷龟裂,但树未塌,狐仙三太爷亦是不能幸免他撞及一颗崖边巨石,崖边巨石被狐仙三太爷这么一撞,巨石已经轰隆轰隆滚下崖去,

两人相对而立片刻,狐仙三太爷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奇的色彩,因为他对此并沒有任何心里准备,因为他这次使用的气墙,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只是防护自己之用,而是把腐蚀气息渗透入云甘凡经脉之中,狐仙三太爷原本云甘凡此刻已经是个死人,但云甘凡沒有,因为他还沒有倒下,

当狐仙三太爷看见云甘凡还在站着,这已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云甘凡既然还沒有倒下,那就代表他还要在战,云甘凡这一拳,狐仙三太爷他已经清晰地看到了云甘凡所蕴含的无穷力量与惊人的机变,在这一刻间,他可以有两种选择,

一种选择就是逃避,忍得一时之气,可以卷土重來,面对对手如斯霸烈的一拳,逃避或许是上上之策,

可惜他是狐仙三太爷,是狐族拥有优良血统的三太爷,他不仅对自己具有相当的自信,更受盛名之累,岂能在云甘凡这种初出茅庐后辈的面前选择逃避,

所以他选择了第二条路,那就是,,战,

但饶是如此,狐仙三太爷望着云甘凡那双虎视眈眈的眼睛,依然给他的心里投下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就在狐仙三太爷正要在进招的时候,云甘凡已支持不住,云甘凡哇的一声,吐了一口,炙热的鲜血,狐仙三太爷一见,笑了,狐仙三太爷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惊人的能力,原來你只是在硬撑,”

狐仙三太爷话落,云甘凡就已经倒下,就倒在狐王身旁,

云甘凡这一倒已把狐王的心神,震了三震,云甘凡倒在地上,已开始神志不清,除了口中不端溢出胸腔之血外,已经沒有任何举动,狐王吃惊的不光是云甘凡的倒下,狐王的眼睛已经紧紧盯着狐仙三太爷,狐王不可置疑道“你在如此近距离中了他的铜拳,你竟然还能站着”

狐仙三太爷鼻口亦是溢血,狐仙三太爷脸上有了不屑一顾的神情,狐仙三太爷道“这有什么,你还是好好关心关心他,他已被我的腐蚀气息渗透体内每一条经脉,他已经活不成了,在他的铜拳快要击中我的时候,我已经遍布腐蚀气墙,护住我的胸口,伤人七分,自伤三分,这是自古名言”

“不过这小子也着实厉害,我全力一挡才挡下他这致命一击,不过,也就这样了,你瞧,为了你的固执,你又害死一位孩子”

狐王望着倒地不起的云甘凡,狐王心中悲痛不已,狐族之中,有很多人都是疗伤高手,因为收集情报时,人不能过多,所以在收集情报的途中受伤都是自医,狐王是收集情报的天才,所以她的医术不可小觑,狐王伸手一探云甘凡右手经脉,

狐王脸色霍然大变,因为她感到云甘凡体内经脉已全都消失了,饶是狐王医术精湛,但她对此已毫无办法,狐仙三太爷在旁见狐王想替云甘凡疗伤,狐仙三太爷哧哧笑道“你别费劲了,我知道你医术不凡,但经脉被腐蚀的人,你要怎么救,狐王你已沒有回天之力,”

狐王有颤抖起來,因为她在自责,狐仙三太爷其实说得不错,是自己的固执害死了云甘凡,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只想杀狐仙三太爷,而去邀请云甘凡來的话,那么他就不会死,

一线在旁惊愕失色道“你这弟子,可真吓人,居然能把三太爷打伤”

吴川却不动,脸上毫无声色,吴川心中其实已经慌了,但他要自己冷静下來,越是这样的情况,他就越要冷静,不管云甘凡此时是死是活,他都不能惊慌,因为一慌,一线的机会就來了,

一线见吴川对云甘凡视若无睹,一线不禁讽刺道“我以为你很关心你的弟子,想不到我猜错了”

吴川对于一线的挑衅,他充耳未闻,吴川道“看來你现在是想死了,你现在还有空关心别人,”

一线忽而一笑道“是是是,我倒忘记这一点”

一线话音一落,他就已经出手,一线这一出手,竟然是左右开弓,一线左手白剑,旋动剑身,突然腾空,以一道优美绝伦的弧形向吴川猛抄而去,并且不断地向内收紧,围圈相套,威势惊人,

而他的右手却爆发出一股强猛的力道,带动水气如初弦之月漫射吴川,正好同时左右开弓攻击吴川,吴川面对一线咄咄逼人的两面开弓,吴川并未躲避,

吴川左手一张,从手心烘出火气,蒸发一线射來水气,而吴川右手烟杆一挥,噗……”杆与剑在空中相击,发出的不是清脆的金铁交鸣声,而是低沉回荡的闷音,

一线迎招退了一步,在双方兵刃相撞弹开的同时,突然跳向三丈之外,吴川这时候才看出,一线这是在诱敌,因为一线这次的出招,并不是真的在攻击他,而是想拿到狐仙三太爷先前弃在地上的黑剑,由于吴川猜中一线的心思显得迟了,所以黑剑已在一线手上,

一线手握黑剑,黑白双剑在手,一线犹如如虎添翼,声势來得更猛,一线左右双手操控黑白双剑身体一沉,借着旋动之力,刀锋再扬,搅动起一道道如漩涡般的刀势淹沒过去,

吴川虽说中计,但吴川不慌不忙,吴川忍不住惊呼一声“來的好,”吴川这一手连削带打,在时机的拿捏把握上几乎达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而更让一线心惊的是,吴川在化解敌招的同时,力道不消反增,简直骇人听闻,就好像吴川已不在惧怕黑剑,

吴川已经顾不得一线手上黑剑是不是能斩断佛力,吴川只想速战速决,因为吴川已心存必杀之心,是一出手好不留情,劲由杆出,如惊涛卷石,发出道道有形的声波,以杆芒为中心向外扩散,一时间笼罩了整个区域,

吴川心中一抱着一个念头,能不用佛法就不用佛法,如吴川不用佛法和一线对敌,那吴川就不用恐惧,一线手上黑剑,既然吴川不愿使用佛法,那就只能用武功决个胜负,但这又个先前想速战速决的心,有了冲突矛盾,因为已武功相搏,决胜的时间必定会拖慢许多,

但如用出佛法,那黑剑即可削去,吴川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

一线这时候才发现,不用佛法的吴川身手居然还不错,一线剑才出手,这才发现对方的劲气犹如一个无底的漩涡,从中产生出一股强大的牵引之力,正消蚀着自己不断催生的内劲,一线心中微惊,陡然振臂扬剑,劲力顿呈弧形催出,减轻了这股怪异的吸力,

但只是减轻而已,并未完全摆脱,饶是如此,一线还是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心惊,

但一线还是显得游刃有余,因他双剑在手,能从容抵挡吴川烟杆,一线挥着双剑,步步紧逼,双剑相扣,丝毫不给对手喘息之机,虽然意态悠闲,但他随时提防着吴川伺机反击,

吴川被双剑不断逼退数步,才发现一线的黑白双剑剑意以水漫城墙之势逼至他的气势之中,

吴川看出,如果自己招式一成不变,终必将败亡在一线的双剑之下,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呼……”当吴川明白这一点,是以早有计划,眼见黑白双剑幻如魅影般盖杀而至,他挥出烟杆,全力一格,然后顺势从烟杆中射出火气,

火气只是一出即沒,丝毫不给一线斩去火气的时间,火气自一线脸颊滑过,其火之热,热若骄阳,只要再正一分,就足以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创口,

一线惊出一身冷汗,不是因为这火气扑面,而是吴川的应对反应,

一线躲过火气,仓促之下,只能连退数步,但只是这一瞬间,场上形势顿时突变,吴川见一线连退,吴川陡然发力,烟杆气势凛凛,如暴风骤雨般展开了严密的绝境反攻,

一线见在退步不行,只能以快制快,这才堪可封住对方迅猛的攻势,

吴川一线两人已武功交手,状况激烈,在狐仙三太爷这处,狐仙三太爷明显也想出手了,但狐仙三太爷想出手的人不是狐王,而是倒地不起的云甘凡,这狐仙三太爷可真是厚颜无耻,他此时居然还想对经脉已被腐蚀的云甘凡动手,

只见狐仙三太爷右手做出爪装,已朝云甘凡扑抓过去,狐线三太爷喝道“穆嫣,该出來见见老朋友了,”

阜阳市第五人民医院
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四医院
郴州治疗白癜风办法
惠州治牛皮癣疗法
台州治疗牛皮癣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